絕對空間 x TENTACLES ART SPACE
臺泰兩地策展進駐雙向交流展:首部曲

2018年以來,絕對空間陸續與馬來西亞的藝術空間「Lostgens」,以及越南藝術家斐公慶等藝術家及藝術單位合作,執行相關的駐地計畫與展覽合作,開創與不同國家之間的交流對話之可能。在這兩年的駐地計畫中,除了展覽之創作實踐外,絕對空間更舉辦了多場工作坊與國際交流論壇,並從單向駐地逐漸發展為雙向交流。

2020年,我們期待擴大辦理,從單點個人間的藝術家雙向交流,進一步拓展至藝術空間對藝術空間的雙向駐地交流展覽計畫,與位於泰國曼谷的Tentacles Art Gallery合作,透過雙方各推薦一名策展人進行共同策展之形式,進而捲動雙邊更多的藝術家參與,讓交流不只侷限於單人的點對點,推進至社群之間的互動。

本次的首部曲,即是邀請泰國策展人Soifa Saenkhamkon與表演藝術家Peerapol Kijreunpiromsuk造訪臺南,透過為期45天的駐地研究與考察,結合自身相關的研究調查,並與臺灣策展人陳佳暖合作,共邀請了臺灣、泰國,共11位藝術家,策畫這一次的「You exist, I exist.  你存在,我存在:臺泰兩地策展進駐雙向交流展」。

主視覺_橫幅-01.jpg
 
絕對空間.jpg
 
Art exhibition curated by Soifa Saenkhamkon
You exist, I exist.
你存在, 我存在

我對一般人的故事感興趣,因為我發現每一個簡單的故事,往往承載著一個人與眾不同的經驗。除了個人敘事之外,它還可能是一個人的社會、政治和文化背景的混合物,反映了每個人的價值觀、態度、信仰和意識形態。

聆聽不同的故事可以使人認識到歷史上發生的信仰的多樣性,並導致今天的宗教、政治、文化内涵、規範,甚至更多。

這個展覽包含了生活在一般人中的故事,這些故事與他們的過去有關,並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。一般人往往會無止境地面對著,被上位者正常化、操控的不尋常情况,或是被扭曲的歷史故事,甚至是部分被消除的現實。

長久以來,這樣的歷史性攻擊,在泰國社會造成了累積性的衝突。試圖扭曲、或模糊事實顯然是對於現實的拒絕,這造成了對於差異性和多樣性的無法容忍,導致對於異議者的毀滅消失。

事實上,這個展覽的目的是為了觀眾講述簡單的故事,讓觀眾感受到彼此的存在。

 
展出作品

WORKS

cover.jpg
2_The Royal Garden_ 2020 _ Video_ 13_00_ .jpg
Forgotten Mother
1_Sleeping Place_2019_Film negative_1 Fi
Sleeping Place
《IN-PATTANI》
2_Sound of memories_2020_ Video, with photo slide and audio.jpg
8_I Laughed So Hard, I Cried_ 2017_ Photo_ Dimensions variable.jpg
《I Laughed So Hard, I Cried》
Peerapol_1 .jpg
《Something Enviable》
《Sound of Memories》
3_Plaque_2020_ Video Installation_ 24_24_.jpg
《Plaque》
你的敵人1.jpg
《你的敵人》

Sincerely Yours

張紋瑄 _4.jpg
《台灣史的結構》

The Structure of Taiwanese Histories

程仁珮 _2.jpg
《金花浪》

Golden Flower Wave

鄧兆旻_3.jpg
《這麼多年過去,》

After All These Years,

  • Grey Facebook Icon
  • Grey Instagram Icon
  • Grey YouTube Icon